药疯疯

薛定谔的药

 

整理下一个原cpg对cvt脱粉的心路历程,路人不喜勿入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确实一直咽不下这口气。有可能有人会觉得我态度不够明朗,最近有些事也触动到我了,特此激情整理。
    首先是17年3月底三草两木毁约事件,让我心生芥蒂,这个过程让我产生了粉丝类绿的抵触心理,不过后来确实证实了这是北英为了接触自然堂,为了不想付违约金毁约,职粉所策划引导的,北英港英之间的派系斗争,cvt本人全程态度模糊没有任何表态。(例:三草两木签约仪式路透图,之前美丽加芬和容园美代言,之后的斐讯金融诈骗称代言,我不信智商正常的人掂量掂量会没点逼数)这场斗争粉丝不过是利益。
    滤镜彻底破碎是在2018年1月,老实说要真的只是单纯的曝女友最多就是伤心2天就过去的事,cvt最有本事的还是能让这事变成恶心的事,他自己曝的是来路不明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确实和他有关系,而他本人的态度也一直暧昧不明(划水泳池玩狗半山玩粉丝送的乐高见家长,手滑点赞,删照片装死半身通稿,据说最近仍在纠缠三亚酒店和cvt的不明新纹身),直接消耗掉作为粉丝的信任感(用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就是像丈夫出轨又拼命辩驳没有出轨)也千万别提什么野鸡碰瓷,能碰瓷也是cvt给的机会。三十多岁的老饱饱能单纯到哪里去?
       我承认粉丝愿意付出肯定是想获得心理上情感上能平衡的等价回报,不过cvt屁也没有。
     而后来的几个月不过就是一直在证明当初的陈等等不过是昙花一现的人设而已。
   回踩是因为人设崩塌买了虚假安利的被欺骗感,况且厕粉本来就对草恨的牙痒痒,再加之cpg长期以来对于辱骂草的朋友乐此不彼我可真的绷不住,cpg真的双标自私又小气不许草有别的朋友只许草守着cvt这个废物哪来的脸来自称diss纯粉,三次元rps就学会安静如鸡好吗?现在的腐文化一直在拼命想和LGBT等同,完全不把腐文化和LGBT当两个概念来看!再此我为我过去干过的蠢事说声抱歉。最后还有个隐藏理由就是绵绵这首歌,为什么这首歌念了最久又听了最久,鬼知道呢,要是我再一次听某姓l的提这歌我就骂他,呵呵。
   结论是:我做人没那么高的境界没那么大的肚量就是格局不大,所以拦一堵墙把我撞死吧,我也不想回头的,粉过cvt和做过cpg可以说是一件可以刻在我耻辱柱上的事了,脑回路不一样了真没啥好谈的所以能别提我的伤心事吗?除了搅动我的情绪还能落得啥好处?就当我不是人吧,反正我都不是人这么久了时间再长点短点我也无所谓。我承认我就是自私,我就是想要敢爱敢恨的,就算我道行浅也知晓没有什么会有比做自己更爽的事了。我喜欢的支持的偶像,就是要会做人是最首要的,其他都只是锦上添花。这就是我的态度。
        @未知泽
   

  1 5
评论(5)
热度(1)

© 药疯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