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疯疯

薛定谔的药

 

一些想说的话

再看一遍,果然还是厌恶bks,解绑是对的。

白:

其实关于草儿,我并没有了解很多。
我对草儿的全部认知,都来自于写手太太们的文字。
这一直让我感到可怕。
我认识的草儿其实是被塑造出来的小说里的人物。
并不是他本人。
所以陈芬姐姐把我说成cpf我是不服的。
我要说自己是双蛋,既没给草儿出过钱也没出过力,这也说不过去。
而我也是个很奇怪的人。如果有人因为这个问题说我是cpf,我还能勉强认同。毕竟是我造成的误会。
因为对于霆峰真人,我不站cp,但却看了很多衍生角色拉郎。但原因很好笑——因为没有具体的人物形象,所以我看不进原创作品。几乎所有小说都如此。无论是耽美还是言情我都挺缺乏想象力的,幻想不出主人公的形象,所以无法入戏。可能此生注定没法成为书粉了吧。他们俩给了我具体的面孔可以阅读下去。所以一直就是当原耽在看而已了。然后不得不说太太们文笔真的很好。但是rps什么的没法代入,因为真人还是站兄弟bromance啊。可有些人可能永远无法理解bromance。只好摊手了。


我一直都想做个烂好人。哪边都周全,哪边都不得罪。但事实证明这圈子一天天畸形下去你没可能做到周全。现在只要你有朋友是cpf你就是cpf,你帮朋友说话就是站街就是与整个饭圈为敌,你跟cpf说话被cpf艾特你就是cpf。完全的强盗逻辑。
我认识的朋友不算特别多但是属性很杂,有cpf,有像我一样站兄弟的女皇,有纯女皇,甚至还有草黑。但网络本来就是一个求同存异的地方。我朋友不喜欢草儿我就尽量不提了。黑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难掩悠悠之口。我说这话可能会令一些cpf朋友伤心,但我不得不承认,我确实没有在乎他到哪种程度(所以陈芬姐姐每次diss我我都觉得巨冤)这种相处和退让是彼此的行为。隐去那些彼此不愉快的部分避而不谈,三次元里相识还是可以一起愉快的玩耍。这就好比我室友一个喜欢张艺兴一个喜欢杨洋,难不成我要在她们水里下毒吗。拜托,大姐您几岁啦。但有些人就是搞不明白这点。还非要成天首页几个注意,强迫别人取关。这个情商真的令人觉得十分小学生,“我们不要跟他玩”既视感。真是感到捉急了。


昨晚开始一直到今天,我认识的三个姑娘因为被打成cp狗接连被挂。其中一个还是草黑。我真是为陈芬姐姐的撕逼实力感到智商欠费。想去安慰一下,怕我一出现更坐实人家cp狗的帽子。也真的没辙了。但把粉轰走对蒸煮到底有什么好处我始终无法理解。而且又是谁给她们这样的权利替蒸煮赶粉。然后我开始明白江逐浪说的,地球没末日,有人就要找点事做来实现自我价值这句话了。正义小卫士真了不起呵。这种病态什么时候可以结束。

  36
评论
热度(36)
  1. 药疯疯 转载了此文字
    再看一遍,果然还是厌恶bks,解绑是对的。

© 药疯疯 | Powered by LOFTER